五申信息门户网>军事>齐河金盾公司 - 1300万微信悬赏令!长城系实控人父子遭法院“朋友圈”追债

齐河金盾公司 - 1300万微信悬赏令!长城系实控人父子遭法院“朋友圈”追债

导读:杭州中院12月22日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今年8月14日晚间,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获悉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及全资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根据今年8月底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债务逾期金额就达到4.31亿元。

齐河金盾公司 - 1300万微信悬赏令!长城系实控人父子遭法院“朋友圈”追债

齐河金盾公司,杭州中院12月22日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长城影视的关键人物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来自浙江诸暨,是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3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因过去数年的行业泡沫,长城影视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大规模举债收购资产,但随即而来的影视传媒行业寒冬,不仅极大的削弱影视公司的盈利能力,a股市场的逐步成熟,也使得影视类上市公司也如同美股市场一样变得非主流和边缘化,该行业大部分公司股价被大幅压低,耗费大量现金收购资产的长城影视也陷入债务危机当中,今年六月末的该公司与关联公司的逾期债务就达到4.31亿元,而长城影视被冻结的三个银行账户存款总额不到26万元。

今日,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双双跌停。

在这种背景下,通过在朋友圈发放,是杭州法院通过微信小程序利用大数据的工作创新,通过广告投放的曝光形式,将悬赏公告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如亲戚、好友、同事),建立线索举报通道。

行业泡沫推高野心,疯狂举债收购资产

虽然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连续十二日拉升,在一个月内最高狂涨64%,其中12月11日、12月12日、12月19日三天更是强势涨停,但该公司的债务危机却变得愈演愈烈。

就在12月22日,杭州中院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来自浙江诸暨,是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3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长城影视的债务主要来自赵锐勇、赵非凡父子在高泡沫时期的疯狂投入。但很不幸的是,影视行业是一个低门槛领域,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因为这种低门槛,热钱疯狂涌入影视行业,不仅影视行业的传统公司持续增资,房地产公司、煤老板、演员都能大呼一声纷纷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影视行业由此在2015年达到过热状态,电视剧产量和集数出现产能过剩。

公告显示,2014年6月,长城影视刚完成借壳上市一个月就公告进行资产收购,拟分别以1.26亿、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

2015年到2016年间长城影视又花费12.21亿元,先后购入东方龙辉60%股权、诸暨长城影视100%股权、微距广告60%股权、上海玖明51%股权及浙江中影51%股权。2017年5月,长城影视又分别以1.68亿、1.58亿元的价格收购安徽马仁奇峰景区64.5%的股权和淄博长城83.34%的股权。根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长城影视自2014年上市以来,用在收购上的资金就超过20亿,而且为了快速完成收购,长城影视的上述收购基本都用的是现金。

但长城影视作为一家中小影视公司,盈利能力较弱。以影视行业的高峰期2015年为例,长城影视的2015年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的影视类营收还不到4亿元。如此低的主营业务营收意味着该公司缺乏大规模现金收购的实力基础,公司只能选择举债收购。因此在2015年2月16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董事会同意上市公司向银行申请总计不超过12.3亿元(含)人民币的授信额度。

盈利艰难,上市公司三个银行账户存款不到26万

大规模的收购,并未改变长城影视的竞争力较弱的基本面,反而令上市公司陷入更大的困难。

市场人士认为,因为影视寒冬自2016年开始席卷整个行业,产能过剩导致影视行业的龙头公司都陷入了低迷,实力更弱的中小影视公司在行业寒冬里面抗风险能力更差。与此同时,a股市场的逐步成熟,也使得影视类上市公司也如同美股市场一样变得非主流和边缘化,该行业大部分公司股价被大幅压低,估值被杀的长城影视也因大规模举债加大了翻身难度。

即便目前因为影视板块被市场压抑很久,博弈资金从热门板块上撤离短线参与机构持仓极低的影视股,从而也令长城影视这种小市值标的成为短线参与的受益者,股价连涨十二日,但即便如此,截至目前,该公司市值也仅20亿左右,考虑到影视公司的去产能泡沫是一个长期过程,长城影视的债务解决难度较大。

根据长城影视的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长城影视手中的货币现金还不到3000万,负债合计却高达22.75亿,与此同时,过去数年间的大规模收购,给长城影视上市公司带来高达9.7亿的商誉,上市公司的商誉减值风险令公司成为一只地雷股,2019年前三季度长城影视净利润亏损4144万,长城动漫的亏损情况也大致类似,赵氏父子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前三季度净利润还不到200万人民币,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也都跌入谷底。

综上所述,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的情况,意味着三家上市公司层面很难为赵氏父子的债权人提供偿债保障。虽然债权人通过减持方式来获得部分资金,但是公司市值太小,而债务规模很大,减持赵氏父子的股票所得也是杯水车薪。

今年8月14日晚间,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获悉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及全资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公告显示,此次共有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三个账户总余额不及26万元。根据今年8月底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债务逾期金额就达到4.31亿元。

微信悬赏,精准投放长城影视朋友圈广告

此番,杭州中院以微信朋友圈广告的方式,用1307.69万元高价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足以说明法院已知晓光从减持赵氏父子的股票、上市公司的银行账户是难以解决债务,因此悬赏知情者举报上市公司的其他财产线索就成为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地区的法院此前也曾有类似的悬赏。今年9月,杭州市江干区的法院发布的执行悬赏令,悬赏奖金为执行标的的5%。悬赏令中有个被执行人的未履行标的为17735.17万元,按照5%的比例,悬赏奖金达到886.76万元。

根据媒体报道,在今年9月份的886.76万元悬赏金的执行案背后,有一个失信的女性被执行人:诸利凤,萧山人。她的官司涉及金融担保。原告都是银行,一些企业向银行借款,诸利凤和丈夫周凤剑为这些企业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后来企业破产,担保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今年1月的杭州江干法院的一例判决中,诸利凤被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债务就有5000多万元。

在这种背景下,通过在朋友圈发放,是法院通过微信小程序利用大数据的工作创新,通过广告投放的曝光形式,将悬赏公告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如亲戚、好友、同事),建立线索举报通道,旨在提高生效裁判自动履行和打击拒不执行行为,同时也给失信人员制造压力,最终迫使其主动偿还债务。

根据介绍,要拿到悬赏金,所举报的财产及财产线索或者被执行人下落,须为法院尚未掌握的线索。另外,法院对举报人姓名、举报内容、获奖情况给予保密。

与此同时,存在下列情形,不能获得执行悬赏金——

1.举报人举报的财产或者财产线索属于人民法院已经掌握的;

2.举报的财产属于申请执行人已提供的、被执行人已申报的、人民法院或其他机关正在查封扣押的财产范围的;

3.举报人举报的财产经查证不属实;

4.举报人举报的财产线索经查证不属实,或因各种客观原因确实无法查明的(如标的物灭失,进一步寻找灭失赔偿线索困难等);

5、举报人举报的失信被执行人下落经查证不属实、因各种客观原因确实无法查证或最终未能采取强制措施的;

6.举报人使用非法或不正当手段获取财产线索的;

7.举报人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包括正式干警以及其他非正式编制工作人员的;

8.举报人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因职务便利获得财产信息举报的;

9.举报人为申请执行人的代理人或申请执行人的员工的;

10.依诚实信用公序良俗等原则,其他不应支付赏金的情形。

本文源自券商中国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